首页 小编推荐正文

小A点评三国风云人物之“阿修罗”公孙瓒(十)孽火非天

文:小A斯蒂芬

“燕南垂,赵北际,

中央不合大如砺,

唯有此中可避世。”

这是记载于《后汉书公孙瓒传》中的一段童谣,也是成语“燕南赵北”的典故出处。据史书记载,公孙瓒正是应为这句话才会选择在易地筑京。然而后世一般认为,是公孙瓒先在易地筑京,然后才会有了这样一段童谣。假如卞智英这种说法是真实的话,那么这段流传于当时的童谣所代表的乃是人们心中向往的一块可以躲避战乱兵祸的世外桃源,人间乐土。

那么,公孙瓒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在易地4tub筑京的呢?他为什么会选择在易地筑京呢?

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个人感觉,还要从故安之战和巨马水之战说起。

公元193年,即初平四年冬天,刘虞因为攻打公孙瓒的蓟城小城失败而被公孙瓒所擒,没多久袁绍就派遣属下将领崔巨业领兵数万进犯幽州发动了故钟伟强毕夏安之战。

东汉时期的故安县隶属于幽州涿郡治下,是当时进出幽州南方的重要门户。而故安以南的易地,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是古燕国的重要屏障,燕国还曾经两度在这里建都。位于雄安新区容城县境内的南阳遗址和雄县境内的古贤村遗址,据考古挖掘显示就是燕国的故都遗址。由此可见易地对于幽州来说,尤其是在抵御来自南方冀州的军事进犯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公孙瓒应该是在故安之战和巨马水之战中了解到了这一点,尤其是巨马水之战,主战场应该正是位于雄县的雄州镇一带。据《后汉书公孙瓒传》记载,当崔巨业围困故安因为久攻不下而选择退兵的时候,公孙瓒就率兵三万追击崔巨业,并在巨马水大破其众。史书记载当时“死者七八千人”,但是却并没有说明是崔巨业死了七八千人,还是公孙瓒死了七八千人。虽然从字面顺序的理解应该是崔巨业方死了七八千人,但是也不能排除公孙瓒方死了七八千人的可能。所以感觉上公孙瓒的这场战役打的也并不是一帆风顺。或许正是应为这一点才让他意识到了易地的重要性。所以在这之后,公孙瓒就决定在这里驻重兵,并开始建设军事防御设施,这应该就是易京楼建筑的开始。

关于易京楼的具体位置,据《后汉书》记载“(公孙瓒)乃盛修营垒,楼观数十,临易河,通辽海”。在这里所说的易河,指的自然是流经易地的易水,昂热为什么认识路鸣泽也就是“风萧萧兮易水寒”中所提到的易水,又叫易水河。据《水经注》卷十一记 载“易水出涿郡故安县阎乡西山,易水出西山宽中谷,东径五大夫城南”。当时的故安县就是今天的易县,今天的易水由易县发源向南注入拒马河,其实只是一条大约五十公里的小河 。但是据专家考证,在秦汉时期易水流量很大也更宽广,流经易地,包括今天的雄安新区三个县,最终几乎至于大海。我们今天通俗意义上所说的辽海,一般是指辽河流域,但是这里所说的“通辽海”,个人感觉,应该是有向东到达海边的含义,也就是连通到了今天的渤海湾,只有这样才足以形成一道针对冀州的防线。从这段记载来看,公孙瓒所修筑的易京楼濒临易水,有楼观数十座之多。但是在《英雄记》中有“瓒诸将家家各作高楼,楼以千计”的记载,在《三国志》中公孙瓒自己也曾说过“今吾楼橹千重”的话,想来这些都应该只是夸张的说法,但是纵然当时的易京楼没有“千计”“ 千重”那么多,几十上百总还是有的。而且,在今天的雄县雄州镇境内有许多以楼为村名的村子,比如杨西楼村、艾西楼村、邓西楼村、红西楼村、韩西楼村等。虽然我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些村子与公孙瓒所建筑的易京楼有关联,但是这种特殊的村名以及地理位置的确会让人产生曾经其是属于易京楼一部份的感觉。假如真是这样,那么易京楼所涵盖的范围将会是非常的广大。“今吾楼橹千赤凌高铁重”这句话,在《后汉书》中被写成了“今吾诸营楼橹千里”不管是“楼橹千重”还是“楼橹千里”,这种景象,在当时都可以称得上是壮观!

关于易京楼的外BY2童年照曝光貌形态,我觉得可以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易京楼军事堡垒建筑群”。据《三国志》记载,易京楼“为围堑十重,於堑里筑京,皆高五六丈,为楼其上;中堑为京,特高十丈,自居焉,积谷三百万斛。”

所谓“堑”,就是军事防御用的壕沟或者是护城河,但是联系后面的记载来看,无论是壕沟还是护城河,显然都是不可能做到“於堑里筑京”,所以在这里的“围堑”恐怕指的是一种用山石堆砌而成的“山墙”所围出来的地方,感觉上就是围出了一个山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在里面的空地上筑京,公孙瓒自己也也曾经说过“食尽此谷”的话。

所以公孙瓒应该是用山石转圈堆砌起了十道逾高的山墙,这种山墙大概就相当于长城的结构,然后在山墙与山墙之间的山谷空地上筑京,又在京丘上建高楼,用以屯兵布防,并在里面囤积粮草。这些京丘每一个都有五六丈高,最高的也就是最中间的公孙瓒自己所居住的京楼有十丈多高。汉朝时一丈相当于现在的两米一到两米三左右,五六丈就相当于现在的十多米,十丈也就是现在的二十多米。虽然对我们现在的社会来说,这种高度的建筑并不罕见,但在当时科技还不太发达的时期,这完全可以用高楼大厦来形容了,在那个相对落后的时代,这种楼宇林立的情景,简直就像是人间仙境一般。

那么,易京楼对于公孙瓒的事业到底起没起到帮助作用呢?又起到了多大南京47岁美女外婆的作用呢?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当然是肯定的。“燕南赵北”的童谣就是证据。在本文的开头我曾经说过,虽然史书中认为是先有的这句童谣,公孙瓒也是因为这句童谣而选择在易地筑京屯军的,但是这显然并不符合实际。因为作为幽州的门户,一个军事战略的要地,易地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这样一个兵祸不断的地方显然是不适合用“唯有此中可避世”这句话来形容的。真实的情况就应该是公孙瓒选择在这里建筑易京楼军事堡垒建筑群,并开始在这里屯驻重兵以后,这里才出现了相对安全的境况。而易地的百姓也在公孙瓒的易京楼以及高密度的军事力量的保护之下有了安居乐业的生活。于是这才产生了“燕南垂,赵北际,中央不合大如砺,唯有此中可避世”的童谣。所谓童谣自然是产生于民间百姓的劳动人民,他们将这句童谣传扬到四方,给那些动乱之下的百姓带去可以避世的希望,在这句童谣的号召之下向往着安居乐业的人们涌动着脚步一路向北,向着幽州,向着易京楼,向着公孙瓒所统治的那一片如仙境一般的“人间乐土”不停的前行。

而且从史书记载来看,公孙瓒所推行的政策明显的带有以百姓为本的政治亲民倾向,比如《英雄记》中就记载公孙瓒将富贵士族子弟送到穷苦之地去服役,而他的理由是衣冠富贵子弟都自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富贵,所以你对他好他也不会感谢你(原文:今取衣冠家子弟及善士富贵之,皆自以为职当得之,不谢人善也)。这件事在史书中当然是按着反面教材来描写的,主要是对公孙瓒的这种以法加害“州里善士”行为的控诉。虽然史书中称这是一种“不恤百姓,记过忘善,睚眦必报”的行为,而且公孙瓒所重用的人也大多来自于当时的社会底层的“商贩庸儿”。 他的这种行为虽然被当时以及后世的知识分子们描绘成了“所在侵暴,百姓怨之”但是以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种行为还真是有点亲民的感觉,根本就不可能遭到百姓的“怨之”,甚至应该是得到了百姓的支持与拥护,对公孙瓒统治幽州起到过重要的作用。

亲民的执政理念,加上强大的易京楼防御设施,让公孙瓒拥有了一个强大的军事后盾,以进可攻退可守的姿态保持着与袁绍争霸的不败之地。用《汉晋春秋》中公孙瓒自己的话说“当今四方虎争,无有能坐吾城下相守经年者明矣。袁本初其若我何!”那真是一时无两了!

不过,这一切都止于段训的幽州封赏之后,公孙瓒斩杀刘虞的时候,公孙瓒由盛而衰由此开始。主要事件是两场战役,一场是潞北之战,一场是鲍丘之战。

刘虞被公孙瓒抓获以后,刘虞的许多属下都逃到了乌桓部落当中以躲避公孙瓒的迫害,主要人物有三个,从事鲜于辅和齐周以及骑都尉鲜于银。这三个人都是渔阳人,从地理位置来看他们所躲避的乌桓部落应该是右北平以东的地区。当时有一个叫做阎柔的广阳人在乌桓部落中深有恩信,鲜于辅等人就共同推阎柔为主,让他担任乌桓司马,为营救刘虞做准备,并最终招募了一支由乌桓、鲜卑和汉人组成的,拥有数万人马的军队。

当刘虞被杀的消息传出来以后,阎柔等人就发动了为刘虞报仇的战事,率众攻打了渔阳,与公孙瓒所任命的渔阳太守邹丹在潞北展开大战,并很快就击败斩杀了邹丹以及四千余人。这就是潞北之战。

阎柔

潞北之战的期间,袁绍也派遣大将麴义协同刘虞的儿子刘和,从渤海郡北上渔阳共同攻伐幽州。与此同时乌桓峭王所部也由于感念刘虞的恩德,也率领本部及鲜卑人共七千余骑,与鲜于辅一起温彻斯特1887向南挺进去迎接刘虞的儿子刘和。

一时间公孙瓒几乎是成了众矢之的。

面对这种局面,公孙瓒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他迅速率兵东进渔阳,与各方反抗势力展开周旋。但是面对来自南北两方面的联合军合计有十万大军的围堵,公孙瓒显然是陷入了被动的局面。在《三国志》中“瓒军数败”的记载正是最真实的写照。而鲍丘之战的失败更是让公孙瓒损失惨重。

“兴平二年,破瓒于鲍丘,斩首二万余级。”

这是记载在谷小小《后汉书》中关于鲍丘之战的原文。

所谓鲍丘,其实是一条河水的名字,也叫鲍丘水或者鲍丘河。据《水经注》记载:“鲍丘水从塞外来,南过渔阳县东……又南过潞县西,鲍丘水入潞,通得潞河之称矣”在这里提到的潞县,根据考古发掘考证就是今天的通州,潞河自然就是流经通州的一条河水,史料中又叫潞水。可是今天的通州虽然是京杭大运河的北端,水系相较发达却已经难觅潞水的踪影。一般认为,流经北京市北部和东部,隶属于海河水系的潮白河的两个分支,东支潮河就是古鲍丘水的遗存,因其时常响声如潮,而得名潮河;而西支白河则是古潞水的残无上神脉留,因其河沙洁白,而得名白河。

经历鲍丘之败的公孙瓒元气大伤,不得不从战略攻势转为战略防守,他退守到易地的易京楼中以等待反攻的机会。在这里也是史书记载中易京楼军事堡垒建筑群第一次正式应用在军事战争中,而且也森系少女动漫图片清新是一场非常成功的实战应用。

在冷兵器时代,处于困守孤城的逆势情况之下的时候,起到最终决定胜负关键作用的往往就是粮食。据《后汉书》记载“瓒遂保易京,开置屯田,稍得自支”虽然在这里“稍得自支”四个字好像是显得公孙瓒有些羸弱,但是从“开置屯田”这四个字中却又可以感受得到公孙瓒易京楼的优势所在,也就是说在易京楼的防御范围之内是可以进行屯田的,而且这种屯田效果非常的好,史书记载公孙瓒在易京楼里曾经“积谷三百万斛”虽然这些粮食并不一定全都是公孙瓒自己种出来的,但是这种开置屯田的做法至少可以在战略防守的状态之下解决一定的粮食问题。

这完全得益于易京楼转圈所围用山石堆砌起来的坚固高大的山墙。这种山墙既可以作为抵挡敌人正面进攻的屏障,又可以在墙体的制高点之上利用弓弩向敌人发起压制性的攻势。而且这种山墙的屏障,公孙瓒一共是围起了十重,也就是即便你攻破了第一道山墙,还有第二道,第三道在等着你,这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构造。无怪公孙瓒要狂傲的说出那句“无有能坐吾城下相守经年者明矣”的名言来。

也正如公孙瓒的这句话,麴义就是在这里吃尽了苦头。《成人快猫后汉书》记载,麴义在易京楼与公孙瓒相持了大概一年多,不但耗尽了军粮,搞得士卒饥困,原本数万的大军也只剩下几千人马,不得不被迫撤军。而在撤军的路上又被公孙瓒追击,最终大败而还。

麴义

史书记载麴义最终是因为“恃功而骄恣”被袁绍所杀。但是在这里个人感觉,袁绍杀麴义的原因恐怕还要加上这次入侵幽州的最终失败。

公孙瓒成功击退麴义的入侵以后,按着以往他的行事风格,应该是再次“乘胜而南”之类的状态,他的属下们也应该是有着这种需求。可是,公孙瓒却一反常态,可以用心性大变来形容,他不但没有南侵冀州去找袁绍算账,恐怕是连幽州各地的失地都没有去收复过。这也就是史书中记载幽州各地悉数杀死公孙瓒所设置的长吏官吏的原因。甚至于当公孙瓒的属下被敌军所包围的时候,公孙瓒都选择了不去救援。还美其名曰“救一人,使后将恃救不力战;今不救此,后将当念在自勉。”《后汉书》记载公孙瓒的这种状态叫做“希复攻战”,他不但希复攻战,还将自己封闭在易京楼中央最高的高楼上,设置牢固的铁门,不允许任何七岁以上的男子进入楼上,就连文薄书记都是用绳子吊到楼上。在楼上只有众多的姬妾美女,就连代传号令的人都是拣选声音洪亮,喊声能够传出去在百步以上的女人,来负责传达公孙瓒的号令。而公孙瓒的那些臣属武将宾客幕僚全都被他所疏远,渐渐的这些辅佐他的人陆续选择了离开。

就在公孙瓒萎靡不振的同时,袁绍却始终没有停止对幽州的入侵。自建安元年开始到建安三年为止,袁绍数次遣将攻打易京楼,却相继被易京楼坚固的防御体系所挫败。不过却也渐渐的攻破了易京楼的外围防御山墙,逐渐的向内部渗透。

袁绍

我之所以用渗透这个词,是应为袁绍终于发现了易京楼的弱点所在。

没错,易京楼的确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严密的防御体系,可是他在进攻上却是欠缺的,再加上公孙瓒希复攻战的态度,简直就可以用被动挨打来形容当时的状态。这种状态只能是给予袁绍无限的空间去发掘易京楼的弱点。

实际上易京楼的弱点也是显而易见的,用我们现代人的眼光,制空就是最大的缺陷,但是在当时冷兵器的时代,这种弱点显然是不可能解决的,那么就只有相对应的地下了。

从公元198年,即汉献帝建安三年开始,袁绍亲自领兵指挥对易京楼的战事,并加大了对易京楼的攻势。在《汉晋春秋》中记载有一篇当时袁绍写给公孙瓒的很长的书信,原文如下:

“孤与足下,既有前盟旧要,申以讨乱之誓,爱过夷、叔,分著丹青,谓为旅力同轨,足踵齐、晋,故解印释绂,以北带南,分割膏腴,以奉执事,此非孤赤情之明验邪?岂寤足下弃烈士之高义,寻祸亡之险踪,辍而改虑,以好易怨,盗遣士马,犯暴豫州。始闻甲卒在南,亲临战陈,惧于飞矢迸流,狂刃横集,以重足下之祸,徒增孤(子)之咎衅也,故为荐书恳恻,冀可改悔。而足下超然自逸,矜其威诈,谓天罔可吞,豪雄可灭,果令贵弟殒于锋刃之端。斯言犹在於耳,而足下曾不寻讨祸源,克心罪己,苟欲逞其无疆之怒,不顾逆顺之津,匿怨害民,骋於余躬。遂跃马控弦,处我疆土,毒遍生民,辜延白骨。孤辞不获已,以登界桥之役。是时足下兵气霆震,骏马电发;仆师徒肇合,机械不严,强弱殊科,众寡异论,假天之助,小战大克,遂陵蹑奔背,因垒馆谷,此非天威棐谌,福丰有礼之符表乎?足下志犹未厌,乃复纠合馀烬,率我蛑贼,以焚爇勃海。孤又不获宁,用及龙河之师。羸兵前诱,大军未济,而足下胆破众散,不鼓而败,兵众扰乱,君臣并奔。此又足下之为,非孤之咎也。自此以后,祸隙弥深,孤之师旅,不胜其忿,遂至积尸为京,头颅满野,愍彼无辜,未尝不慨然失涕也。后比得足下书,辞意婉约,有改往脩来之言。仆既欣於旧好克复,且愍兆民之不宁,每辄引师南驾,以顺简书。弗盈一时,而北边羽檄之文,未尝不至。孤是用痛心疾首,靡所错情。夫处三军之帅,当列将之任,宜令怒如严霜,喜如时雨,臧否好恶,坦然可观。而足下二三其德,强弱易谋,急则曲躬,缓则放逸,行无定端,言无质要,为壮士者固若此乎!既乃残杀老弱,幽土愤怨,众叛亲离,孑然无党。又乌丸、濊貊,皆足下同州,仆与之殊俗,各奋迅激怒,争为锋锐;又东西鲜卑,举踵来附。此非孤德所能招,乃足下驱而致之也。夫当荒危之世,处干戈之险,内违同盟之誓,外失戎狄之心,兵兴州壤,祸发萧墙,将以定霸,不亦难乎!前以西山陆梁,出兵平讨,会麹义馀残,畏诛逃命,故遂住大军,分兵扑荡,此兵孤之前行,乃界桥搴旗拔垒,先登制敌者也。始闻足下镌金纡紫,命以元帅,谓当因兹奋发,以报孟明之耻,是故战夫引领,竦望旌旆,怪遂含光匿影,寂尔无闻,卒臻屠灭,相为惜之。夫有平天下之怒,希长世之功,权御师徒,带养戎马,叛者无讨,服者不收,威怀并丧,何以立名?今旧京克复,天罔云补,罪人斯亡,忠翼化,华夏俨然,望於穆之作,将戢干戈,放散牛马,足下独何守区区之土,保军内之广,甘恶名以速朽,亡令德之久长?壮而筹之,非良策也。宜释憾除嫌,敦我旧好。若斯言之玷,皇天是闻。”

从这篇长信的内容上来看,袁绍主要是希望公孙瓒能够解散军队束手投降,但是在字里行间还算是比较客气。能够看得出来袁绍当时对公孙瓒所坚守的这片“区区之土”确实是非常的头疼的。不过,最终袁绍还是找到了攻取易京楼的最佳方法,那就是通过挖掘地道的方式向易京楼内部层层切入。从后来公孙瓒写给他的儿子公孙续的书信中有一句“鼓角鸣于地中”的话来看,袁绍的军队恐怕是已经压制住了公孙瓒的优势,并且应该是逐渐攻进了易京楼的中央地带。

面对这种情况,公孙瓒也感觉到了继续固守的危机,于是派遣自己的儿子公孙续突围去向黑山军诸帅求援。而他自己也想要突围出去占领西山以切断袁绍的后援路线,可是他的长史关靖却一再白细胞高,李健,寄生虫的谏阻他,说道“今将军将士,皆已土崩瓦解,其所以能相守持者,顾恋其居处老小,以将军为主耳。将军坚守旷日,袁绍要当自退;自退之后,四方之众必复可合也。若将军今舍之而去,军无镇重,易京之危,可立待也。将军失本,孤在草野,何所成邪!”公孙瓒于是就没有出兵,一直坚守等待黑山军救兵的到来。

黑山军张燕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春天三月份,黑山军张燕与公孙续率兵十万,兵分三路来援救公孙瓒。公孙瓒听说以后非常高兴,就秘密的给公孙续写信约期举火为号,一同夹击袁绍(《献帝春秋》认为是夜梦蓟城崩塌后惶恐焦急才给公孙续写的信)。公孙瓒写给公孙续的书信《典略》原文记载如下:“袁氏之攻,似若神鬼,鼓角鸣于地中,梯冲舞吾楼上。日穷月蹴,无所聊赖。汝当碎首於张燕,速致轻骑,到者当起烽火於北,吾当从内出。不然,吾亡之后,天下虽广,汝欲求安足之地,其可得乎!”

在《后汉书》中也有一封跟这个大致相同的书信,但是在文采上显然比这一封要强过很多。据《献帝春秋》记载这封信最终落入到了袁绍的手中,袁绍命令陈琳对这封书信进行了改动后又派人送达到了公孙续的手上。根据唐朝时李贤在给《后汉书》做的注释中考证后认为,《后汉书》中的这一封应该是陈琳做过改动的这一封。大家有兴趣的不妨看一看比较一下。

袁绍把经过改动的书信送达到公孙续的手中,无非是要稳住公孙瓒和公孙续造成自己已经中计的假像,然后他却将计就计按期举火,引公孙瓒进入自己的埋伏圈。

公孙瓒果然上当,他亲自率兵出城,结果中了埋伏,被打的大败,仓唐素琪皇逃回易京楼中京。可是这个时候,公孙瓒发现中京左近的京楼正在陆续的倒塌。原来袁绍派人所挖掘的地道早已经掏空了易京楼的地下,只是以木桩稍微支撑着京楼。战事开始的时候袁绍就命人何开慧将木桩烧毁,失去支撑的京楼自然就会轰然倒塌。

公孙瓒望着逐个倒塌的京楼,也感受到了中京的颤抖,他心中知道大势已去,就将自己的妻子姬妾悉数缢杀,然后引火自焚于易京楼上。

《三国志》记载公孙瓒是自杀而死,而在《后汉书》中袁绍见公孙瓒放火烧楼,就催促士兵登上京楼将公孙瓒斩首。

曾经谏阻公孙瓒出兵西山切断袁绍后路的长史关靖,见公孙瓒兵败被杀,叹恨不已,说到“前若不止将军自行,未必不济。吾闻君子陷人于危,必同其难,岂可以独生乎!”于是策马奔向袁绍的军队,战死在敌军中。公孙续在乱军中被屠各胡人所杀。田揩与袁绍拼战,力敌而死。

一代枭雄传奇的一生,就这样画上了终止的符号。

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民间,云家三小姐或者是故事演义里,公孙瓒都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整体来看贬多于褒,这主要当然是由于他对于当时幽州士人阶级的“多所贼害”而导致的必然结果。然而抛开这些后世知识分子的主观偏见不谈,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在公孙瓒身上有许多耀眼的地方,这也是他能够称霸一方的根源所在。

首先,他是一个孝子。作为家中的长子,却由于是庶出,也就没有长子的名份。面对这种世俗礼法的不公,他选择的不是逆反,可也不是默默的忍受命运的安排,而是将自己彻彻底底的蜕变成一个天煞孤星,去寻找开创属于自己的舞台。

在这一点上无论如何他都撇不开刘太守或者是太守刘君对他的赏识与帮助。而他也用一次义举,对这种知遇之恩进行了由衷的报答。他的这种知恩不忘报的态度,给他的人生带去了更多的机遇,也为他的人生奠定了“义”的基调,更是让他具有了领袖的气质。所谓“义之所致,生死相随”这句后世不知道谁编撰出来的口号成了公孙瓒以及白马义从最真实生动的写照。

假如说“义”是他的内在含义,那么“勇”则是他的外骨骼。无论是被鲜卑人围困空亭的时候,还是在被困辽西管子城的时候,他的果勇坚毅都给他的部从以及我们后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绝不放弃,绝不妥协,几乎是成了贯穿他一生的风格,即便是在最后易京楼即将崩塌的时候, 他都没有选择过投降,而是以一场大火来结束自己的一生,这里可以用一个极具感染力的词汇来形容——悲壮!

公孙瓒的一生是悲壮的一生,而造成这一切的是他任意而为的孩子性格。网上就有人评价公孙瓒是一个像孩子一样任性的人。

的确是,可能是由于自己庶出的身份吧,公孙瓒自幼应该是遭受过白眼的,白眼遭受的多了,人就容易自私,而且会为自己包裹起一层坚硬的外壳,并容易走向极端。甚至于都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还要将这种错误的根源诬赖到旁人。他杀“善士”抑“材秀”,却由于立场问题而无视这些善士材秀其实是可以加以利用的。他“驱畔胡”“ 埽黄巾”,却不懂得胡人与黄巾都是可以为我所用的,而把这种机会留给了袁绍与曹操。这不正像是一个哭闹着的孩子在凭借着自己的好恶来选择吃饭还是糖果一样的任性吗?

这种任性是成就他的根本,所以有人说他是战神,却也是毁灭他的根源,所以有人说他是恶魔。当战神与恶魔集于一体的时候,一个代表着非天灭天的阿修罗形象,就这样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为了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摧毁着他认为必须要摧毁的一切。

那么,公孙瓒,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其实,在少年时他所遭受的白眼中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他想要的无非就是被世人所认可、所肯定,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这其实正是我们大多数人所共同的需求。这种需求在少年的时候,可能一句夸奖的话或者一颗糖尾随3果奖励就能够被满足,可是当长大以后,对于公孙瓒来说一个县令或者一个郡守都已经不能够得到满足钳花小包。于是他只能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去证明自己的价值所在,无论是他的平叛乌桓,还是平叛黄巾,亦或是他对韩馥和袁绍的战争,他都可以找到绝对正义合法的理由,甚至于在针对刘虞的战争中恐怕他都是一个受害者。可以说在当时的关东诸侯中,真正绝对意义上拥护长安朝廷的人,就只有公孙瓒一人而已。

然而,在乱世中,天子都自身难保的时候,又有谁去真正关心这些呢?他的这种做法只能是自取其祸而已,他也终于因此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这些他所付出的代价中,最最惨重的莫过于他那些逝去的年华。

当年华不在,英雄迟暮的时候,一封朝廷的封赏诏书却被送到了幽州。且不论这封诏书到底是谁所制定的,这些谜团恐怕永远也无法破解,单从公孙瓒对这封诏书的态度我们就可以感觉到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愤怒。他多年的努力所诉求的结果竟然是这样一个莫衷一是的结果,无论如何都让他有被羞辱被愚弄的感觉,正是这种被羞辱被愚弄的感觉促使他,在迷失中斩杀了刘虞。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是谁派遣段训来到幽州,谁就是杀死刘虞的罪魁祸首,无多美娅论是段训还是公孙瓒此时此刻都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这一盘天下棋局,也只有他才能继续下下去。

不过,我想,公孙瓒后来也终于会有觉醒的一天。那封赏诏书中所提出的规划,那近乎与完美的计划,无论如何都是极为可行的或许真的可以还天下一个太平呢!。

“要是能够回到当年,该有多好啊……”

就在这一刻,公孙瓒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他不想再争,也不想再战,他说“我昔驱畔胡于塞表,埽黄巾于孟津,当此之时,谓天下指麾可定。至于今日,兵革方始,观此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耕,以救凶年。兵法百楼不攻。今吾诸营楼橹千里,积谷三百万斛,食此足以待天下之变。”

在这番话里,公孙瓒已不在了站起来撸当年的雄心壮志,有的只是无尽的心酸与无奈,他真的是老了,就像一只鸵鸟,将自己隐藏在沙子的深处,了此残生而已。这或许才是易京楼真正的含义吧!

然而袁绍的存在,让公孙瓒最后的愿望都变成了永远的奢望。

我不想说公孙瓒是个英雄,但是他也不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失败者。他的信念给易地的百姓至少在短时间内创造过和平的生活,也深深的影响着后来许许多多的人,比如陶谦,刘备,赵云等这样一批同样具有着江湖侠气的英雄们去书写更为波澜壮阔的传奇。

小A斯蒂芬写于2018年12月16日。

后记:

在过去的三个多月里,我用了十个篇幅六万多字的容量,述写了公孙瓒跌宕起伏的一生。从最初计划的五篇到后来的八篇,最终定格在了十篇的容量上。这是我开始写三国评传以来所最不好写的人物。这主要是由于公孙瓒在历史记载中存在着很多的疑点,导致我在对他的人生轨迹做出判断的时候,必须要进行诸多的猜想,这里面当然难免有偏颇的地方,网友们有不同意见也属于正常的现象,但是小A也都尽可能的给出最合理最客观的诠释。在这里我不想说谁就一定是正确的,应为历史本就是因为人的存在而充满了变幻莫测的可能,毕竟谁也不是历史的见证人。

所以无论你是喜欢的还是反感的,请来!这里不拒绝不同的声音,却也不回避火爆的争执,有争执,才会让我们进步,难道不是吗!

最后,本系列以《三国演义》小说中人物去世的先后顺序为主线,逐一点评,绝不遗漏,以小说看历史,以历史看小说,将小说与历史融汇到一起,给大家一个全息立体的三国世界,与诸君共赏之!请继续关注小A点评三国风云人物系列的其他文章,谢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apr,星石出资杨玲:下一年有望迎来全面性牛市 看好科技生长股出资时机,牵手